小鲁班 - 第870章 第870章羽儿,你别逼本座! 农门悍妻太嚣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70章 第870章羽儿,你别逼本座!       “夜皇,本座想,就算是本座不说,你也应当知道本座想做什么!”国师可不觉得北堂夜什么都不懂。       虽然当年他命人秘密寻找钥匙的事情没有被多少人知道,但终归还是有人知道,至少赫连思羽非常清楚,北堂夜不可能猜不到赫连思羽当年除了被秦潇月设计还有另外的任务。       “时空之门就在这里,今夜便是打开时空之门的最佳时期,本座自然不会错过。”国师右边的长袖一挥,巫女们便散开,站到她们该站的位置。       “呵……可这跟我们北堂一家又有何关系!?”北堂夜紧了紧手上的剑。       “自然有关系,你以为这么多年本座为何会选择在西元当国师?那还不是因为当年本座感受到西元有东西,只是查不到罢了,现在才知道当时查不到那是因为那里曾经出现过一个一次性传送门!”       “夜皇是不是很好奇当年小七那个丫头为何会凭空出现然后又凭空消失?因为她就是来自本座的世界!”国师一想到之前错失那么好的机会,他就恨啊!       不过现在也不要紧,因为现在也可以回去。       “这些本皇都不关心!赶紧把若若和母妃放了!”北堂夜看着像个木偶的乔若,他很担忧。       “不会关心的!因为这些都跟这两个女人有关系,你的母亲是神迹选中的圣女,她就是开启空间之门的钥匙!”国师不介意现在就告诉北堂夜这个消息。       “你把若儿还给夜儿,我帮你开门,你想怎样都行,快放他们回去,我什么都答应你!”赫连思羽乞求的看着国师,声线都有些颤抖。       “羽儿,你知道的,我是舍不得你,如果逼不得已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来开这一扇门。”国师想要轻抚赫连思羽脸上的泪痕,但却被她甩开了。       国师也不介意,收回自己的手,然后重新看向北堂夜,“大概是上天看到我被关在这里数百年,怜悯我,所以才会在最后关头出现第二把钥匙,西元夜皇妃,时空穿梭者!”       “不!”北堂夜的心忽然像是被挖了一口,麻木的站在那里,一时间只觉得那么的无助!       “你放了若儿!你放了她!”赫连思羽嘶声竭力的大吼,束缚着她的蓝光慢慢的变红,她想要挣脱国师的禁锢。       “本座不管放不放她都得死!她已经不适合在这个世界生存,就算是本座放了她,她会越累越嗜睡,然后在梦魇中一睡不醒!”国师铁定不会放过乔若的。       “夜儿,你别听他的,这个男人就是个丧心病狂的,一旦时空之门开启,要是会陨落,你快把若儿带走,快动手!”赫连思羽双眸通红,整个人在奋力的挣扎,她双手隐隐冒着红光。       国师不满的蹙眉,开始有些烦躁,一旦赫连思羽挣脱开后,会很麻烦。       他向大巫长打了个眼色,大巫长摇了一下铃铛,很快那些巫女马上散开,形成一个阵仗坐好。       “放开若若!”北堂夜已经抽出了剑。       “夜皇可要想清楚了,你敢过来,本座就拧掉她的脖子!”国师一手掐住赫连思羽的脖子道。       赫连思羽何惧国师的威胁,她现在完全不惧怕暴露她的秘密,整个人狂化,那挽着的白发一时间全部崩开,随着身上的气流在空中飘舞。       “夜儿,把若儿带走,这里交给娘。”赫连思羽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彻底的撕开了国师困在她身上的蓝光。       “真是不乖!”国师阴冷的看着赫连思羽,双手成爪,跟快便跟赫连思羽打了起来。       北堂夜直接飞身而起,想要去抓住乔若,可没想到就在他要抓住她的瞬间被打了回来。       “若若?”北堂夜不可思议的看着乔若。       可乔若完全没有反应,只知道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那个石床。       噗……       赫连思羽被国师打飞了过来,北堂夜还来不及去扶她,便看到国师往这边袭击而来。       两个男人很快便又打起来,大概是因为北堂夜身上带有龙气的缘故,国师并不能完全的控制住北堂夜。       “快启动阵法!”国师向大巫长下了命令。       “是!神使大人!”大巫长很是激动,她很乐于见到这样的场面,这些人最好都死了,这样就彻底的没有了威胁,西元剩下的那几个小崽子根本不足为惧。       “我看谁敢!”赫连思羽站在乔若面前,对着大巫长怒斥道。       大巫长轻蔑的看着赫连思羽,“羽帝,你已不再是我们北漠的羽帝,你已经过时了,现在,该是你接受惩罚的时候了!”       “你们!该死!”赫连思羽想也不想直接对大巫长出手,她打不过国师,但是可以对付这些女人。       很快,巫女们便被赫连思羽打伤。       “羽儿,你别逼本座!”国师也发狂了,逼出心头血直接重伤北堂夜。       “夜儿!”见北堂夜受伤,赫连思羽放弃了对付巫女们直接飞身接过北堂夜。       “本座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国师说着便右手成爪直接将北堂夜吸过去。       看着北堂夜被国师捏在,嘴上吐着血,赫连思羽当场崩溃,“你住手!快住手!我听话,我都听话,你快放开我的夜儿!”       北堂夜冰眸猩红,赫连思羽那般卑微的匍匐在地,对着国师慢慢的爬过来,想要让他放开自己。       “母妃,你起来!”北堂夜眼眸轻颤。       他恨!好恨!为什么世界上还有这种逆天的功法,这根本不属于人类的范畴,即便他能力再超群,也对国师无法抵抗。       “哼!”       等赫连思羽爬到国师的脚下之后,国师才将北堂夜给丢开。       “老实待着,否则你们都得死!”国师脸上全是冷气。       “开天门!”国师一声令下,原本密封的神位阁便开始晃动,乔若所在的石床上方竟然开出一个口子来。       那诡异的月光照了进来。       “开始吧,天狗食月已经开始!”大巫长撑着身子端坐好,很快,神位阁便响起他们听不懂的类似念经的声音。       北堂夜一手捂着胸口,看着前方的赫连思羽,就在此刻,他异常的冷静,要救下乔若和赫连思羽的心很坚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