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鲁班 - 第869章 明日便是月圆之夜 农门悍妻太嚣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69章  明日便是月圆之夜       乔若就这样被国师带走,北堂夜往前冲了两步,但却不知道如何追起。       恨恨的沉下目光,北堂夜转身回了屋里。       经过慎重的思考,北堂夜决定给渊儿留书,然后连夜离开了西和。       他做得很隐秘,渊儿并没有发现他不在,只是让楚六天亮之后将书信交给渊儿。       神位阁,神像前的石台上躺着一个睡美人。       赫连思羽被定在一旁的椅子上,无法动弹。       “你到底要干什么!”赫连思羽握紧双拳,想尽办法脱身,“我已经答应你帮你开启空间之门,为何又将若儿掳来?”       乔若被秘密带来,那就意味着北堂夜也会找来,如果两人在这里有什么意外她要怎么办?       赫连思羽十分的焦躁,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羽儿莫急,明日便是月圆之夜,届时便是我们离开的最佳时期。”国师并未理会赫连思羽的情绪。       “若儿为何会昏迷不醒?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赫连思羽知道跟国师说那么多没有什么用,只能先了解乔若的情况。       可是不管赫连思羽如何着急,国师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让人很是气愤。       “没想到堂堂国师,竟然是这等卑鄙小人,我就不该轻信于你,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死!”赫连思羽嘶声力竭,用力的挣扎,可手臂被那蓝光捆住,她根本没法动弹。       国师看了一眼睡在石床上那绝美的女子,他忍不住的笑了笑,“羽儿啊,这你就错怪本座了,其实你更应该感谢本座,如果本座没有带上她,那她就真的必死无疑。”       赫连思羽眼眸一缩,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国师的话,她现在只知道她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很想很想。       “羽儿不信!?”       “世人皆知夜皇妃是一个神奇得近乎妖魔的女人,她没有被人烧死,这都托了北堂皇室的福,要不是有夜皇罩着,她早就被妖魔化,然后不容于世。”       “所以,她在这里并不会长寿,不管有没有本座的插手,她的结局都是一样,毕竟她的存在是有违天道,但如果换一个地方生活下去,兴许就不会这样了。”       赫连思羽听着国师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为什么国师的话让人无法反驳,他说的都是事实,可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他们不会觉得乔若会是个短命的。       “你听着,要是我的孩子们有什么不测,我定会让你碎尸万段!”赫连思羽怒视国师。       “留点力气吧,明天还要忙活呢。”不管赫连思羽怎么生气,国师都没有生气。       北堂夜终于赶到了北漠,只是,他的去路被人拦住了。       “夜皇,在下已恭候多时。”一个蒙着面的女人忽然落到北堂夜面前。       看这打扮应该是神位阁的巫女,北漠的国门就在前面了,看这形势是要单独带他进去,并不惊动任何人。       “带路!”北堂夜握紧了手里的剑,整个人的气场冷得可以将人冻死。       北堂夜被悄悄的带走,并未惊动任何人。       只是皇宫的书房里,一个黑衣人步伐冲忙的走了进来。       “禀女帝,夜皇已被带进神位阁。”       赫连沁身上着庄重的红色,嘴角忍不住的勾起,“很好!”       “那北堂毅豪要如何处理?”黑衣人又请示道。       赫连沁那眸子凌厉的眯起来,“北堂皇室人丁稀薄,免去了后宫的烦扰,是个好处,得到天下人的赞扬。”       “只是,这样的好处也是天大的坏处,只要拿捏了这几个人,那北堂家也就完了。”       赫连沁激动的握紧了拳头,“本帝要这天下!”       “那是不是要把他……”黑衣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赫连沁将手一抬制止了黑衣人,“不!将他绑过来,夜皇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多一个人质就多一分胜算。”       “沁儿……”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赫连思绮的声音。       赫连沁给黑衣人使个眼色,然后黑衣人避开赫连思绮离开了书房。       “母皇……”赫连沁重新调整好了状态,拿着一本奏折站了起来。       只见赫连思绮面色焦急的走了进来,“你可曾见到皇姐?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她了。”       赫连思绮是想找赫连思羽。       “噢?你们没在一起吗?朕以为平日里你们都在一起,也就没有注意,朕也不知道她在哪儿。”赫连沁牵着赫连思绮的手一副很是忧虑的样子。       “往日是都在一起,可自你登基之后的几天我就没再见到她了。”赫连思绮总觉得眼皮子老跳,赫连思羽莫名的不见,她很是担忧。       “母皇莫要担心,兴许是跟毅皇到处去游玩看看了,过些天就回来,如果她离开,那定会告知我们,现在没有消息,自然是想要独处的机会,我们不宜打扰啊。”赫连沁又安慰道。       赫连思绮皱起眉毛,“是这样吗?可皇姐不像是这样的人,她向来以朝事为先。”       “这样吧,孩儿让人到处找找,要是找见了再禀报母皇,也省得母皇这么着急。”       赫连思绮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该支会一声的。”       赫连思绮不愿去想别的情况,毕竟赫连思羽就有过不告而别的先例,所以她担心事情再次发生。       人走后,赫连沁招来侍卫,“看住她,别让她坏了朕的好事。”       “是,女帝!”       夜幕降临,今夜的北漠异常的明亮,天上挂着的那轮明月似乎冒着银光,大热天的,竟然能感觉得到一阵寒意。       神位阁里。       北堂夜刚被带了进来,就看到乔若像个木偶一样安静的躺在石床上。       “若若……”冷静了一路的北堂夜终于有些禁不住了。       “夜皇!”国师的声音从石像后面冒出来,紧接着,北堂夜便看到他手里捏着赫连思羽,慢慢的走到他们面前。       “神使大人!”       众巫女见国师出现,立即行礼。       北堂夜冰眸一缩,神使大人?       “国师如此大费周章,意欲何为!是不是该跟本皇解释解释?”北堂夜现在明白了,当初赫连思羽不愿跟他离开,应该是就受了国师的威胁。       只是没想到国师出尔反尔,竟然将他们夫妇二人都引来了此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