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鼎 - 重生之算账_分节阅读_2 重生之算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重生之算账 作者:张鼎鼎

    他不是做了一个沉长的梦,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妈的!

    陈光宇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的心情,他只觉得混乱、疲惫。

    “宇儿?宇儿?宇儿?”他这一闭眼更是把其他人惊住了,“宇儿你没事吧,宇儿你不要吓我啊!”

    那个声音里已经带了哭音,他只有再次睁开眼:“我没事……”

    “没事、没事就好,你哪里疼?哪里不舒服?你说话啊。”满脸皱纹的妇女一脸焦急。

    “哎呀,你不要再问小宇了,你没看他都说不出话了,现在送娃去医院才是正经的。”头发花白的男人神情中虽没有太多表露,语言里也是满满的担心,“还不快把娃的衣服拿来?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车,你就想让你哥死了不是?”

    后面一句,却是对旁边的那个少年说的,那少年浓眉大眼,长得非常端正,此时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委屈,但却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向门外跑去了。

    陈光宇觉得这有点小题大做,但他刚来到这个身体里,脑子乱哄哄的,而且他也感觉到,这个身体真不怎么好,因此也就没有阻止。

    之后就是一阵的兵荒马乱,他被那半百的男人背下楼,然后又被送进出租车里,到了医院就是挂号看急诊,最后竟被送进了住院部。这对陈光宇是个新奇的经历,他自小就大伤小伤不断,但最多也就是自己胡乱包扎下。他在众人面前一直是铁汉形象,就算高烧到三十九度也是硬抗,这却是他第一次住院。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体不好,不易动怒不易动气甚至不能太高兴了,他不仅心脏不好,好像什么肺啊肝啊都有点问题,像这次的吐血不过是小儿科,下次再弄不好,那就有可能直接死翘翘。

    “操,这什么破身体啊,比林黛玉的还不如!”

    陈光宇并不知道林黛玉的身体到底如何,他从小就不是什么好学生,初中毕业就不上了,每天就是打架喝酒然后想各种办法挣钱,后来也就是认识了宋正阳才沾了点文化气息,但也就是沾了点。

    想到宋正阳,他的喉咙又是一哽,一口气几乎要出不来。

    “哥,对不起,你别气了,是我不懂事。我、我……总归都是我的错。”少年低着头,有点艰难的道,陈光宇看着他,脑中飞快的闪过一些画面,这其中有这个少年的,有先前那对男女的,还有一些别的场景。

    “哥,你要真气不过就打我吧,啊,你打我一顿出出气。”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少年几乎是有些欣喜的开口,“我给你找棍子,哥,用手打你疼。”

    那少年说着,竟真的给他找来了一个扫把,反着递给他:“你打吧哥,狠狠的打,我皮厚不怕的。”

    “是啊,宇儿,你要气不过就打他几下。”

    “打吧,这家伙不知道照顾兄长,连畜生都不如,打他!”

    这三人的架势把病房里的其他人都看愣了,陈光宇更是觉得脑门疼:“你们先出去。”

    “宇儿?”

    “小宇……”

    “哥!”

    “出去!都给我出去!”

    虽然换了个身体,但他在上位日久,又一向说一不二。此时那股气势就流露了出来,三人不由都是一愣,再见他脸色不好也怕他真动了气,因此都嗫嚅的退了出去,不过他们虽然退出了病房,却依然趴在门缝往里看,就怕他有个万一,陈光宇也不去理会,只是整理着脑中的记忆。

    很巧合,这个身体也叫陈光宇,不过比他年轻了十岁,今年才十八。只是他这十八远远说不上风华正茂,甚至说不少青葱少年,因为这家伙的大部分记忆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注定了他和病床有不解之缘,连上学都是断断续续的,到最后还是学校看他不容易给了个同情分才让他从初中毕的业。

    这家伙的记忆里没有什么大笑的经历,也没有什么太过欢乐的场景,除了自己的病痛也没有什么太过悲伤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一片灰暗,不过让现在的陈光宇来看,这个人其实也是非常幸福的,因为他有一对几乎可以说是溺爱他的父母,还有一个老实憨厚的弟弟,家里最好的房间是他的,最好的家具是他的,最好的吃食更是他的,所以虽然陈家不富裕,但陈光宇还真没有受过什么太大的委屈。

    不过过去的陈光宇对这些可没什么感觉,因为他从出生就享受着这些,也就不觉得稀奇,而他因为身体上的病痛又总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因此不仅没有半点感恩,反而对自己的父母弟弟颐指气使,他这次出事,也是因为他弟弟陈四海的一句话。

    陈家夫妻下岗,现在维持家庭的就是一起经营的一个小饭馆,俩夫妻都不是有什么手艺的,但好在附近有两个学校,因此卖点拉面米线烩面的东西倒也有些收入。

    举凡饭馆都有一个特色,那就是平时没什么人,到了饭点却会忙得不可开交,陈家夫妻舍不得请人,两口子忙的手脚不占地,还把陈四海给拉过去一起帮忙。

    陈四海是个老实的,而且从小就帮习惯了,也没觉得什么,只是这一天因为忙乱错收了一张钱而忍不住对陈光宇发出了抱怨:“哥,你说你也这么大了,也不上学了,你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但在铺子里帮忙看看收收钱总可以吧。”

    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这句话都没有问题,但过去的陈光宇受不了,在床上躺了十多年的他比林黛玉还小心眼,心胸狭窄不说,对这个弟弟还有诸多的妒恨——都是一个爹妈生的,凭什么你壮得像牛我却是这个样?凭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却有诸多忌讳?

    就连陈四海的身高都是他记恨的目标。因为很少运动,再加上饮食上的避讳,陈光宇虽然容貌清秀,身材却像一根豆芽菜。而陈四海虽然才十六,身高却已经快要突破一米八了,又因为能跑能跳能干活,锻炼的那是肩宽腰细,四肢修长,任谁见了都要赞一声。

    陈光宇平时见到弟弟,那就有一种忍不了的郁闷,这一天再听他这么说,当下就受不了频频翻白眼了——他也是真翻了,否则也不会是现在的陈光宇了。

    陈光宇一个粗人,从不看什么网络玄幻,也想不到什么穿越重生,他只觉得是阎王爷勾错了名。也许是他命大,也许是这个身体命大,反正他们有一个活了下来。至于他过去的那个身体,他是不抱什么希望了。如果是三楼四楼的话,他也许还只是缺个胳膊断个腿,但六楼……基本也就断绝生机了,更何况,还有宋正阳!

    宋正阳做了那么多事要他的命,断不可能让他活下来。至于现在……

    陈光宇慢慢的眯起了眼,冷冷的笑了起来,既然他活下来了,那么,这笔账他们就要好好的算一算了!

    第二章

    四方街,对于大多数的开城人来说都只是一个旧货市场。一些家中贫穷的或者闲着无聊的退休老太太们把家里不需要的衣服、器具拿来贩卖,一件当初几十上百的衣服现在最多卖到几十块,而更多的,却是几块钱。

    这样的生意,随便也赚不了多少钱,关键是有一个事。而对于买家来说,这里却是真正的物美价廉,虽然现在大多数开城人都觉得来这里买东西丢份了,但这里的价格对于乡村里的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因此每到周末这里就人山人海,挤的几乎走不动。

    陈光宇也在人群里挤,他当然不是来买二手货的——其实他要买的东西严格来说不知道转多少手了,但他不认为自己能买到,他来这里,也就是看看、估量估量,当然如果真能淘到什么东西,那也真是运气了。

    是的,四方街不仅是一个旧货市场,而且,还是一个古玩市场。

    在这条大街的中间还有一条小街,顺着走进去,就能看到诸多摆放各种碎片、邮票、铜钱的地摊。这些东西一般人不会在意,总觉得是在骗人,但是对于行家来说,里面却很有可能有惊喜。

    其实看陈光宇过去的生平,应该和古玩没什么交道。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他从小就只知道妈不知道爹,后来他妈跟人跑了,他就自己养活自己。

    小的时候偷东西,大了拉拢一帮人打架收保护费,再后来发现黑道不太好走,就带着自己的兄弟接起了工程。当然,这里面也是各种艰辛各种血腥,他一个没什么势力后台的小卒能打下一片天地,全靠比别人更狠更硬,所以一直到他死前,都还在公安那里挂着号。

    但不管怎么说,他总算干起来了,而且有了点钱。依照他的本性,有钱了那就是享受,买房子买车,吃山珍海味。但宋正阳不这么看,他认为有钱了就要有层次,没有层次就要提高层次。

    而古玩、石头以及各种字画,就是现在富人中间体现层次的东西。

    陈光宇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但他一向听宋正阳的,只要宋正阳不是要再找个姘头小三,他都没意见。更何况乱世黄金盛世古玩,这东西也保值,所以在宋正阳的带领下他也玩了进去。

    他人虽然看起来粗鲁,但能赤手空拳打下这么一片产业也是有手段有能力的,而且胆大心细,玩出兴趣后,竟比宋正阳的眼力还好,在圈子里也有人找他掌眼了。

    对于过去的陈光宇来说,古玩、石头包括现在新出来的核桃香料都是一个乐子,从没想过靠这个赚钱,但是现在,他却要试试自己的手气了,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是有点无可奈何。

    他的身体不能动怒,在医院休养了几天也就好了,只是他回到家,也还是休养。

    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还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更何况他了,陈光宇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像个废人的。无奈他虽然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算,也没能算出什么赚钱的门路。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不说了,过去就一寄生虫,没有半点劳动能力,除了压岁钱也没有赚过一个大子。而他陈光宇呢,那赚钱的门路是很多,但都是过去了。

    打架……就算他再有技巧,但真动起手,现在这小身板也只有被打的份。

    到工地干活,搬不了两块砖。

    偷东西,手脚也不够麻利。

    管理人手,那也要有人给他管啊!而且陈光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过去当老大招呼一帮兄弟还行,但真正的公司经营却是真不中,否则他那公司也不会是全靠宋正阳打理。

    操!

    陈光宇呸了一声,怎么又想到那个混蛋了?不管那个混蛋怎么该杀该打该收拾,他现在要做的,也是先给自己找条路,他可没有伸手找父母要钱的习惯,而且要找宋正阳的麻烦,也不是靠那个小饭馆能够做到的。

    进入那个小街,人明显的少了,陈光宇慢慢的溜达着,地摊上的东西,不过都是用来骗外行的。在一般人来看,古玩行里骗子多,这话是也对也不对的。

    古玩、艺术品,这些东西考的就是一个眼力,你眼力不到,花个几百几千就想找到宝贝,也不要怪人家顺势宰你了。不过前几年,的确是有一些好东西的。陈光宇记得自己刚玩这个时候,每到周末就会和宋正阳来这里逛,一开始着实砸手里几次,后来却淘到了一些东西,他手里一个汉代的铜镜,就是在这里淘到的。

    其实真说起来,那镜子也不怎么值钱,当初买的是三千,现在也不过长到三万,远不及他后来从其他渠道买到的别的东西,但也证明了,这地摊的确是有东西的。

    但老东西就那么多,于是旧的越来越少,新的也就越来越多,到后来他和宋正阳都不怎么往这边来了。

    陈光宇正走着,突然看到一个身影,顿时,他的心中就是一喜——马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