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鼎 - 重生之算账_分节阅读_3 重生之算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重生之算账 作者:张鼎鼎

    马二长得很有点贼眉鼠眼,摆出来的东西也乱糟糟的,不说迷惑外行,一般的行内人都会被他迷惑了。但要真摸清了他的路,就知道这小子手里是很有点东西的。当初他那个铜镜就是从这小子手里拿到的,后来还弄到了几片玉璜,当然不是什么老货,可做工精美,卖得好的话也是能翻个好几倍的。

    但是这小子也算是行内人,想要从他手里捡个大漏,也不可能。不过即使这样,陈光宇也走了过去,能买不能买先不说,看看东西也是好的。

    他来到马二的位前,蹲下身:“有好东西吗?”

    马二懒洋洋的缩在那儿,眼睛也不抬:“随便看,都是好的。”

    “二爷这就不厚道了啊,把你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吧。”

    马二疑惑的抬起头,上下打量了陈光宇一眼。一般人看人那是看容貌看身材或者看衣服,而做他们这个的却是看脖子看手看腰,不是看这些地方长得好不好,而是看他戴的是什么东西。从这些东西上不仅能看出这人是不是行家,还能看出他的喜好。比如同是戴玉,行家玩的大多都是和田,而且还要是和田白玉。

    在外人来看,这些东西是少了,也的确是少,但若真是玩这个的,却是一定能弄到手的。如果说连个一级白的挂件都拿不到,那也就证明这人入门太浅或者根本就没入门呢。

    当然这种看也不是很确切,不过也能帮他们初步判断这个人了。

    只是陈光宇现在会戴什么?陈家往上数三代都没有玩这个的,现在家里又不宽裕,他身上唯一的配饰也就是他母亲从庙里给他求的一个开过光的小金佛,还在他衣服里面藏着。所以马二这么一扫,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当下心中更是犹疑。

    他姓马,一般人是他的人都会叫他小马、老马、马哥之类的,会叫他的排行的,那真是比较熟悉的了。但眼前这人,他可真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哥不像玩这个的啊。”

    陈光宇比了个大拇指:“二爷的眼力真好,我真不算行内人,不过是随便瞎看,二爷这里有东西也是听朋友说的。”

    “既然小哥这么说了,我这里有个东西就给小哥看看吧。”马二说着,从包里拿出个东西,“刚出土的,我也拿不太准,小哥就算帮我掌掌眼吧。”

    陈光宇没有接,笑道:“二爷这东西是刚从自家后院里出土的吧。”

    马二看了他一眼,陈光宇拿过那东西:“这纹饰做的还真不错,土撒的也均匀,但这料,明显是新烧的啊,二爷要考我,也要拿个高仿的出来啊。”

    “小哥眼力真不错,倒是我小看小哥了,老东西是没有,就是新做了几块玉,小哥看看有没有兴趣吧。”

    他说着又从包里摸出个布袋,正要打开,一个人从西边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的脸色立刻一变:“真的?”

    “可不是,就在那边呢,老刘、老张他们都过去了。”

    “定了没?”

    “看起来是像开门的,但这东西,哪敢胡乱说啊,你去不去,我先去了啊。”

    “你先去帮我占个位子,我马上就到。”他说着那布袋也不往外拿了,又顺手赛了进去。

    “那你可快点。”

    那人丢下这一句就匆匆的走了,马二也顾不上回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道:“小哥真是对不起了,那边出了个好东西,我得去看看。”

    陈光宇知道做这一行的都有几分痴,遇到好东西就走不动,哪怕买不起也不准备买呢,总要过过眼瘾,当下也不在意:“什么东西让二爷这么在意?”

    “镜子,战国时的。”

    第三章

    听到镜子,陈光宇的心不由一动。在他出事前,就曾拿到了一面战国镜子,而现在又有一面?

    “我和二爷一起去看看热闹。”

    他这么说着已站了起来,马二倒也不在意,玩他们这个的都是这样,别说近在眼前的热闹了,真有好东西,那是隔山隔水也要跑去看的。他手脚麻利的把东西一收,就在前面带开了路。其实也不用他带,这条街本来就不长,马二的摊位就在正中间,那边的议论已经传过来了。

    “是老的吧?”

    “看那锈色应该是。”

    “做工也像。”

    “都是大开门的啊。”

    “老木这次要发了……”

    这个叫老木的,陈光宇知道,就在这里开了个店,专门卖各种木雕,什么刘海戏金蟾什么马上封侯什么府上有龙,大多都是新的,但雕工漂亮寓意又好,因此也很有一些市场。这人偶尔也会做一些古玩,但那都是玩票性质的。其实大多玩他们这个的,现在都这么干。老东西是有数的,真碰上了个好的,那是舍不得出手,而不好的呢,一般又卖不出价格,所以不如卖一些新东西,遇到有好东西了,就自己私藏着,或玩或留给后代,或者真遇上合适的价格再说卖。

    “去年秋拍的时候不才出了一面镜子吗?也是战国的,据说有这个数呢。”

    “那个数哪是随随便便就卖出来的?而且是在秋拍上,里面不定有什么猫腻呢。”

    “就算没有,对半砍呗,哪怕是十分之一呢。”

    ……

    旁边人不断的议论,陈光宇却没有怎么放在心上,这些年古玩市场火爆,很多电视台也推出相应的鉴宝、访宝之类的节目,一般人看了有些兴趣就会往地摊上跑,买了几件东西知道了一点虚实就自以为是专家了……

    这倒也不能说错,但专家也是有层次的,要是这些人的眼真这么好,那造假的行当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火红了,陈光宇可没少听过某某人买了一辈子的东西结果没一件是真的之类的事。

    古玩,是艺术品的一种,而凡是沾着艺术的,那真要有几分天分。宋正阳处处都要比他强,论心计手段与人周旋,两个他也不是宋正阳的对手,但在这上面,宋正阳就是没他的眼好,虽然宋正阳有的是理论知识。

    “老马,这儿呢!”

    马二一过去,就被先前通知他那人发现了,那人显然和老木有几分交情,此时已经进了屋。有他接应,马二很顺利的挤了进去,陈光宇也跟着凑了上去。

    外面虽然围满了,但屋里却只有五六个人。来这里的虽然不能说都是行内人,但多少也都知道一些规矩,明白看热闹可以,却不能跟着乱起哄,否则真出了问题,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这里面大多陈光宇都知道,老木、老木的媳妇、在圈子里很有点名气的老刘老张以及先前通知马二的那个,唯一他没见过的,就是一个梳了麻花辫的少女。

    那少女十六七岁,穿了一件大花的红棉袄,面颊发红,还带了点污渍,一脸怯怯喏喏的,一看就是农村出来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她此时正一脸惊慌,两眼戒备的看着众人,把胸前的东西抱的紧紧的。陈光宇打眼一看就知道,那是一面铜镜,看来那被众人议论的镜子就是这小姑娘的了。

    “恭喜啊,木老板。”马二一过去就和其他人寒暄了起来,他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就算不熟悉乃至没见过,也总是知道的。

    老木虽然心中高兴,却依然道:“什么喜不喜的,新的老的还不敢说呢,要二十呢。”

    “要二十万!”那小姑娘道,“我爷爷说了,少二十万绝对不能卖!我虽然是一个人来的,但我大哥二哥三哥还有我伯都在外面呢!你们到底要不要啊,不要我就走了。”

    她说着把镜子抱得更紧了,一副就要立刻离开的架势。老木连忙道:“要要要,小……呃,这个春妮,二十万,绝对不少,但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字,不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

    “那你们可要快点,我爷爷急着用钱呢。”

    “快,很快。”

    老木这边安抚了春妮,那边就对上了马二狐疑的目光。马二道:“老木,这没事吧……”

    “这个,真不好说。”

    他们两个说的含糊,但陈光宇却知道他们是在说这叫春妮的是不是在演戏,虽然这姑娘一口乡音,穿的又这么朴素,但做他们这一行的,什么把式没见过?哪个血淋淋的惨案后面没有一段故事?

    马二转向老刘老张:“两位刚才看了吧,怎么样?”

    老刘道:“应该是开门的。”

    老张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老木道:“老马你也帮着再看看吧。”

    他一边说着,又劝那小姑娘,那小姑娘有点不乐意:“你们都好几个人看了,到底买不买啊。”

    老木的媳妇道:“小姑娘,你知道二十万是多少吗?你们家买个两万的东西都要好好商量商量吧,二十万的东西,更要商量了。你要是不让商量,这就算了,东西再好,我们也不敢要。”

    一听自家媳妇这么说,老木连忙去拉,他媳妇却不管不顾:“你真是快神经了是不是,二十万啊,你要卖多少个木雕才能卖回来?有那钱,足够咱儿子到澳大利亚了!”

    老木向来是气管炎,这时候就算抓耳挠腮也不敢反驳,好在他媳妇又道:“春妮,不是我们不信你,而是这东西任谁买都要好好看看的。”

    “那、那好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