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鼎 - 重生之算账_分节阅读_8 重生之算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重生之算账 作者:张鼎鼎

    在当今社会,三百块钱的确不算多,但开城也的确是个小城市。一直到现在,这个城市的低保也不过才二百多,一般的工作也不过是一千五左右。如果不讲究,三百块,却是能作为一家的菜钱了。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会有人觉得主角是攻捏,第一章就说他雌伏于下了咩

    第八章

    张嫂见陈家人退让,更是得意,其实五百块已经是她今天的目标了,但她觉得自己应该趁陈光宇在的时候,再接再厉一把。陈家夫妇虽然老实,却也是两个死倔头,陈家那个小儿子更是愣头青。唯独这陈家老大,是个性情古怪心思又敏感的,最怕争吵,最怕别人说他们家不好,而偏偏他身体又不好,一个不注意,那就要送医院,陈家人就算是为了他,也要不断的让步。

    一见陈四海真要带陈光宇走,她连忙上前:“陈家老大啊,别人不知道你可清楚吧,你这又不上学又不工作的,天天在家,可能听清这下面有多吵闹吧……”

    她这么一说,连陈四海的脸色都变了。陈光宇因为身体不好,上学上的断断续续的,就最恨别人提这个,早先不知为此闹了多少别扭,前几天才因为这事住了院,这张嫂又提起……

    “张嫂!六百、六百、求求你不要说了!”陈家妈妈的声音甚至带了几分哀求,转头又几乎以凄厉的声音道,“还不快带你大哥走!”

    陈四海回过神,连忙就拉扯陈光宇,陈光宇却动也不动,陈四海也慌了:“哥,咱走吧,咱走吧,别听这女人在这里乱说了……”

    张嫂此时的得意那已经不用说了,陈光宇平时窝在家里,偶尔出来也是要去医院,她难得碰上一次,可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咦,我怎么是乱说呢,陈家老大你天天不在家吗?那现在在哪里上学?在哪里工作?都做些什么啊,这是刚下班吗?”

    噗通——

    张嫂还要再说什么,陈家妈妈就一把跪了下来:“张嫂,我求你,你就别再说了,这孩子才出院,他心脏不好,受不了的。我求你……不,我求求您,您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您、您给、给……”

    她想说让张嫂给他们留条路,想说杀人不过点头地,想说让她积点德。但她既怕这话刺激了大儿子,又怕张嫂不依不挠,到最后只有泪流满面的把头磕在了地上。

    “凤娇!”

    “妈!”

    陈二孩和陈四海一起失声,就连张嫂都愣住了,当下就有心退了,但她一想,自己这次退了,以后岂不是次次都要退?六百是不少了,但按现在这物价上涨的趋势,很快就又会不当用了。

    陈家是不容易,但她更不容易啊。

    “哎哟,小凤,不敢当不敢当,你这是弄什么啊。”她一个跨步走上前,“你这弄的,就好像我怎么欺负你们家似的,咱们这不是在说理吗?你们有你们的道理也可以说的嘛,是不是,陈家老大?”

    “你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想怎么样?”陈四海涨红了眼,“我妈都给你跪下了,你还想怎么样?让我也给你跪下?我给你跪!给你跪!”

    他说着就要走过去,但只感觉到胳膊一沉,他一怔:“哥?”

    陈光宇面阴如水,陈四海不知怎么的,突然怕了起来,想到父母早先的叮嘱,暗骂了自己一生混球,正要开口,那边陈光宇已经放开他了。

    “妈,你起来。”陈光宇走到李凤娇身边,去搀她。

    “老大……”

    “起来。”

    “是啊,小凤你赶快起来吧,这多不好看啊。”张嫂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四周。此时正是上班时间,这小饭馆虽然没什么生意了,路人却不少,国人最爱热闹,一见这边如同大戏似的,班都不上了。更有不少没工作的邻居在旁边看热闹,一边看还一边指指点点的。张嫂也知道自己风评不好,此时也未免有几分尴尬。

    李凤娇看着张嫂,张嫂道:“哎呀,其实我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知道你们日子不容易,你说陈二孩一个农村来的,要在这城里立着脚娶上媳妇,多难啊,你们家这情况……但实在是我儿子这工作特殊……”

    “张哥开车是满辛苦的啊。”

    陈光宇慢慢的开口,张嫂心下狐疑,总觉得他这话有点不对。但陈光宇那病弱敏感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实在是太深刻了,当下也就顺口道:“可不是,这开车啊,最需要注意力了,你说这休息不好,注意力能集中吗?这万一要出个什么事……那可就是大事了啊!”

    “张大哥平时睡眠不好吗?”

    “这孩子就是个容易操心的。”

    “去医院看了吗?”

    “怎么没看?但这事,医生也没办法啊,只有要让他多休息,给他营造一个、一个,那个词怎么说的?”

    “安静舒心的环境。”

    “对对对,就是这个,要不就说你们年轻人脑子好呢,就是要休息好!”

    陈光宇微微一笑:“我有一个办法,让张大哥以后都能休息好。”

    “什么办法?”

    “吃安眠药啊。”

    他们这一问一答,早就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虽然是在马路边,但大家都自觉地屏住了呼吸,陈光宇这最后一句,着实有不少人听到了,顿时,大家轰的一声笑了起来。

    “大家都是老邻居了,张哥有这么个毛病我们也不能不管,以后我们家每月给一百块,专门给张哥买药。”

    陈光宇说的云淡风轻,张嫂却已经气红了脸:“你说什么,你、你……”

    她跳着脚,指着陈光宇想骂,那边陈光宇已经搀起了陈凤娇:“妈,咱们先回家吧。”

    他身体弱,其实是没多少力气的,但陈凤娇现在完全呆了,被他一拉也就顺从的站起来了,张嫂一个箭步绕到他们前面:“等等,把话说清楚再走!”

    陈光宇斜了她一眼:“说什么?”

    “说什么?陈家老大,你别以为我老糊涂了,听不出你那话里的意思!怎么着,这三百都不给了?你们不想想当初你们是怎么在这里立足的?”

    陈四海年轻气盛,被这么一激,就想辩解,陈光宇已道:“四海。”

    “啊?”

    “给张奶奶搬张凳子,没看张奶奶在这里站半天,都累了。”

    陈四海心下不解,但他向来不敢和自家大哥打别——实在是怕他那小身板受不了,微一怔就要去做,陈光宇又道:“再倒杯水,别让张奶奶渴着了,你看这都说半天了,泼妇骂街也不能这么大的劲头。”

    陈四海再老实此时也明白了过来,这次不再迷惑,响亮亮的就应了一声,真的就去拿凳子端水了,他们这是饭馆,就不缺这些东西,不到半分钟,就齐活了。

    “张奶奶,您坐、您喝。”

    张嫂被噎得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那边陈光宇还搀着自己母亲道:“妈,您累了一上午了,回家先歇着吧。”

    “陈光宇,你说什么,你说谁是泼妇?”

    陈光宇只当做没听道,依然对李凤娇道:“这一会儿也没人,您别太担心了,有四海呢,爸,您也是,先回屋吧。”

    “你们给我站住!”

    她说着就追了上来,却被陈四海一个错身拦住了。

    “你让开!”

    陈四海不动。

    “陈二孩!李凤娇!你们是不是不相干了,你们不相干就说一声,我儿子来了……”

    她待要留下几句狠话,陈光宇就看了过来,他此时面相柔弱,这眼神却带着过去的狠戾。张嫂虽然泼辣,但被这么一看,也就被吓住了,而就这么一怔,陈家三口已经进了屋。张嫂心有不甘,但想到陈光宇先前的眼神,到底没敢追上去。

    “你们等着,等我儿子回来……”她跺了下脚,回过身,就见一堆人嘲笑的看着她,顿时更为愤怒,挥舞着凳子就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有你们鸡、巴娘的好看的?!”

    那旁边的邻居知道她的性格,思忖着犯不着惹麻烦,该散的都散了,却有那路人不知道也不怕,当下就道:“这做儿子的有病,果然是遗传,那泼妇,你儿子的药,你也拿来吃点啊!”

    又是一阵大笑,张嫂气的想找那人算账,但那人早已骑上车走了。再看周围都是在看笑话的,她虽然一向张扬霸道得理不饶人,也知道自己此时势单力薄,恨恨的把凳子往地上一摔,转身回屋里了。

    见她走了,陈四海这才放下心,眨巴眨巴眼,然后一个箭步冲到自家房子里,几乎是欢呼的开口:“哥,你真是太棒了!”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寂,他怔怔的站在那里,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父母,有些不安的道:“怎么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