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鼎 - 重生之算账_分节阅读_96 重生之算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重生之算账 作者:张鼎鼎

    五点是没什么,但是他很清楚的记得他昨天洗完澡上床的时候也就在十点左右,带上他在床上来回翻滚,最多也就十一点,而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了!

    他整整睡了六个小时!

    在没有陈光宇的情况下,他整整睡了六个小时!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实在是太梦幻了,实在是……

    韩烈抱着夔龙纹镜发了两三个小时的呆,后来是在马扬的提醒下,才晃晃悠悠的飘下去。马扬一脸喜色的向他报告:“少爷,我想到了,其实您没有必要对小陈说的那么全啊,那是您的梦,还不是您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哦。”

    “少爷?少爷?”

    韩烈直接无视他了,没有陈光宇他也能入睡,而且还睡的入了梦,那这是说他痊愈了,还是说他其实是那面镜子变得?不对,那面夔龙纹镜现在就在他房里,他如果是那面镜子,那现在的镜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一天都晃晃悠悠的,晚上陈光宇见到他的时候也有点犹豫。说起来韩烈其实也没做什么,他这样对他……也是真有点过了。一时间陈光宇都有点动摇了,但想到烈阳,陈光宇还是决定要再看看。

    韩烈的梦继续做。在梦里,他看着那个人娶妻,看着那个人生子,莫名的,他竟没有愤怒,反而有一种悲伤,就算那个人子孙满堂就算那个人功成名就,他也仿佛看到了那个人始终在颤抖的内心。

    那是一件怎么也无法挽回的失误,那是一个怎么也找不回的人。

    那个人经常长时间的站在他的面前,仿佛想通过他,看到另外一个人,可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用心,也再也看不到了。

    潮起潮落,日复一日,作为镜子的生活好像很长也好像很短,不过一眨眼那人的鬓角就染上了银丝,再之后那人就躺在了病床上。

    那一天,那人的床边围满了子女,但他,只是痴痴的向他看来。

    番外3 缘来 (下)

    他是和夔龙纹镜摆在一起的,所以那人的家人就把他和那面镜子一起送到了那人的面前。那人先是留恋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才把目光转到了那面镜子的身上,最后以颤抖的嘱咐,不要把他们分开。

    在说完这句后那人就没了声音,而与此同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青色的身影,那身影非常眼熟,但他愣了一下才想到那是谁——光宇,那是三十年前的光宇!

    “你好。”

    “啊,好。”那个身影遥遥的对他行了个礼,他愣愣的回了个礼,想了想又道,“你也进来了?”

    “我一直都在。”

    “一直?”睡梦中没有太强烈的感情起伏,但韩烈还是在那瞬间沸腾了,一直都在!一直都在!这是不是陈光宇一直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不能随便乱说了?

    “一直,不过过去我没有什么感情,也没能形成魂魄,所以无法和你沟通。”

    “你……不是光宇?”

    “我当然不是他,你该不会以为你是烈阳吧!”

    虽然用了疑问的句子,但那人的声调却是比较机械的,这种声调冰冷,而又会给人一种公正的感觉,就仿佛科幻电影中的智能电脑,他们没有感情,但给出的却是最符合逻辑的答案,他不由得一愣,他不是烈阳吗?他怎么会不是烈阳呢?

    “如果你是烈阳的话,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那个冰冷冷的声调又道。而这句话也就仿佛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他突然明白了过来。是的,他不是烈阳,起码现在镜子中的他不是,他是这面镜子,是这面镜子形成的器魂,因为长久的看着烈阳,所以他好像就成了烈阳。他不是烈阳,真正的烈阳已经死了,如果说他和烈阳还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就是在烈阳死的那瞬间,他可能吸取了他的一部分,也许是感情,也许是别的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当他看到光宇的时候没有什么太过强烈的感觉,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器物啊!

    韩烈一身大汗的睁开眼,他看着天花板,猛烈的喘着粗气。

    不是人,他竟然不是人吗?

    虽然那只是上辈子,但想到自己竟然只是一面镜子,韩大少爷也不由得有一种异样的感情,他的目光转到床头:“喂,出来吧!”

    夔龙纹镜静静的呆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你不是都成精了吗,难道认不出,我是你上辈子的……故人?”

    夔龙纹镜依然没有反应,韩烈瞪着眼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确定自己的确没有和镜子沟通的能力。

    “难道还要做梦吗?但烈阳死了,光宇也死了,下面还有什么好梦的,怎么从镜子便成人的事吗?”想到这里,韩烈的心情更为纠结了。

    纠结的韩大少这一天都如在梦里,目光呆滞,神情恍惚,陈光宇终于于心不忍,在吃晚饭的时候还是先开口了:“你不饿吗?”

    虽然口气说不上和蔼,但这绝对是主动示好了,要放在其他时候韩大少就说不会受宠若惊,也绝对连忙顺着梯子往下下了,但他现在满脑子的结绳记事,看到陈光宇站在自己面前,只是深深的看着他,脑里想的也只是,如果他是那个夔凤纹镜的话,陈光宇就是那面夔龙纹镜?可如果陈光宇都变成人的话,他又怎么会做梦呢?还是说那夔龙纹镜的器魂变成了人,而原身则遗留了下来,现在受了陈光宇的诱发,就把过去的景象传给了他?

    但那也应该是陈光宇做梦吧!

    陈光宇见自己主动打招呼韩烈都不理,也来气了,心想着这家伙竟给他来真的了!因此在狠狠的瞪了韩烈一眼后,也不再多说什么,匆匆的夹了两筷子就起身离席了。马扬看到这一幕,来到韩烈身边:“少爷,我看小陈那意思,好像已不再追究了。”

    “嗯。”

    “少爷?少爷?”

    韩烈回过头,叹了口气:“你不懂。”

    这一句说的,端的是意味深长,听的马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同时心底又有深深的疑惑,什么叫他不懂呢?他又不懂什么?难道这上下之间还大有学问?

    韩烈走了,乔生走了过来:“老马,这怎么回事?”

    马扬心中一动,看着他:“你不懂。”

    “啊?”

    马扬摇摇头,转身也走了,留下乔生在那里摸不着头脑。

    这个晚上,韩大少爷还是一个人睡,他曾想过不睡的,但想到既然是这样了,还不如看个究竟。他这么想了,反而睡不着了,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糊过去。

    场景变换,这一次他是在一个暗不见天日的房间里,莫名的,他就知道这里是库房,而且知道光宇的子孙们为了他和夔龙纹镜闹了好一通。有的说,光宇生前那么喜欢他们不如让他们做陪葬,还有的说,光宇临死的时候让好好保存他们,显然是不想做陪葬的。他们是难得一见的珍品,那些人也不舍得就这么将他们埋了,但若说要用,又有点不敢,所以最后就将他们锁到了库房中。

    库房有各种各样的物品,在那个时代都是精美绝伦价值昂贵的,但只有他和夔龙纹镜能够交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知道吗?”

    “知道?”

    “你如果不知道又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句,就仿佛是一把钥匙,在恍惚中他好像还听到了咔嚓一声,一扇门就那么的在他面前打开了,一个个影像飞快的在他眼前闪过,信息量之大甚至让他接收不及。在那些影像中他看到了自己,他看到了陈光宇,他看到了很多人!

    回到那一片火红的大火里,一个身体里却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浑浑噩噩,另外一个却充满了愤恨。他们本是一个完整的人,但却分成了两个,那个浑浑噩噩的每一世都饱受失眠之苦,而那个充满愤恨的每一世都不会去爱,哪怕爱了他也会下意识的破坏。

    一世又一世,他们就这样来到了现代。

    一个,成了韩烈,另外一个,成了宋正阳。

    韩烈依然在失眠,宋正阳则和陈老大纠缠在了一起,他一方面恨着陈老大,一方面又爱着陈老大,这复杂的心情连宋正阳自己都没有察觉,直到陈光宇坠楼。

    陈老大没有死,他死前拿在手里的夔凤纹镜带着他转到了另一个身体上,于是,就有了现在的陈光宇。再之后,韩烈和陈光宇相遇,因为夔凤纹镜的身上带着他上一世的某种情感,所以他能在陈光宇身边睡着。

    再之后宋正阳讹出了陈光宇的真实身份,但紧接着宋正阳却死于车祸,不知道什么原因,宋正阳死后却进入到了陈光宇的体内,和那个器魂纠葛在了一起。

    在宋正阳活着的时候,那个器魂天天骂他,但他死了,器魂却认出了他就是烈阳,所以主动让贤。但宋正阳那时候也没有和陈光宇沟通的心思,就那么静静的呆着,直到那次他和陈光宇欢好才出声。

    影像流转的飞快,转眼间就到了陈光宇那次的坠河,在那片混沌中,他仿佛能看到器魂焦急的在问怎么办:“公子,不能让他死了吧,不能真让他死了吧。”

    也许是为了找回过去的感觉,那个器魂一直叫宋正阳公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