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鼎鼎 - 重生之算账_分节阅读_97 重生之算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重生之算账 作者:张鼎鼎

    “你有办法吗?能不能带着他再次重生?”

    他好像还能感觉到宋正阳的想法,如果陈光宇再次重生了,就和韩烈没关系了。

    “我也不知道上次是怎么弄的,但我应该没有这种能力了。”

    宋正阳没有说话。如果死亡是彻底消失了,那死亡就是令人畏惧的,但如果不是,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他已经没有办法和陈光宇在一起了,如果陈光宇死了,也许他们就还有机会?

    “有一个办法也许可以试试。”

    “什么?”

    “我能接收那些电视的信号,应该也能发射,我尽力将他在这里的信息发射出去,说不定就有人能接收到,然后就来救他了。”

    “你有把握吗?”

    “总要试试吧,如果不试,他就……他就真的死了!”

    器魂的声音是焦急而又理所当然的,然后不等他回答就努力了起来,宋正阳在旁边冷眼旁观,在那一刻,韩烈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内心,不,或者说他感受到了宋正阳的某种情绪。

    最初,就是陈光宇对不起他的,就说这十多年陈光宇对他很好,但他对陈光宇……起码表现出来的也不差。他给这个人做早餐,他给这个人买衣服。他在生活上关照他,在事业上帮助他。这十多年下来,他犯的最大的错,就是真的爱上了陈光宇!但现在他可以弥补这个错误了,他可以和陈光宇一起转生,然后开始他们的下一世。

    在这个时候宋正阳并不知道他和韩烈是由一个灵魂分裂出来的,而且韩烈知道,就算宋正阳知道了也不会改变思想,因为他也不觉得宋正阳和自己是一个人,如果让他死而成全宋正阳和陈光宇的话,他也不愿意。

    烈阳艰难的发送者信号,但却越来越吃力,而在这个时候,宋正阳伸出了手。

    两个灵魂的光芒越来越淡,然后,他找了过来,就在他抱起陈光宇的瞬间,一个什么东西进入到了他脑里……

    ……

    这一次韩大少爷醒来的时候,连身下的床单都湿了,他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半天都不敢动一下。

    韩大少爷是无所畏惧的,韩大少爷是目空一切的,韩大少爷是勇敢刚强到犯二的,但这一刻他真的怕了。他对前世今生之类的东西最多也就是有点好奇。无论他上辈子是希特勒还是秦始皇都和他现在没什么关系,但如果他身体里多了两个灵魂……那个器魂也就罢了,骄傲的韩大少还真不会把一面镜子放在眼里,可如果还有宋正阳……哪怕那个是他的前世,他也不能忍受啊!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出来吧,宋正阳!”

    没有任何动静。

    “我们好好聊聊。”

    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你不要以为可以蒙混过去。”

    回答他的依然是寂静。

    韩烈在那里等了又等,直到天亮,也没有等到什么动静,不用说,当他下楼的时候,脸色白的简直到了骇人的地步,陈光宇就算打定了主意要给他点厉害,见了他这个样子也担忧了:“你到底哪儿不舒服啊?”

    韩烈没有说话,陈光宇皱了下眉,又道:“行了行了,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多的气生?算我错了好不好,咱们现在就去睡吧。”

    他说着就过来拉韩烈,韩烈却像触电似的猛的一抖,竟把他的手给抖开了。陈光宇疑惑的看向韩烈:“你到底怎么了?”

    韩烈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开口:“我做了个噩梦。”

    “嗨,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做了个噩梦……”他这理由陈光宇并不信,一个噩梦就能吓成这样?那要是什么样的噩梦?但现在韩烈的脸色的确异常,他也愿意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但是他刚说到一半自己就愣住了,噩梦!韩烈做了个噩梦?!是的,噩梦没有什么稀奇,真要说的话应该每个人都做过,但现在做噩梦的是韩烈!是睡觉都困难的韩烈!

    当然,韩烈离了他并不是完全就睡不着,否则他早死了,也不会活到现在。但他的睡眠一直都困难,在没有他的日子里一直都是睡睡醒醒,不能说完全没有梦,但要说做什么很吓人的噩梦,显然也不可能。

    “你……做了梦?”

    韩烈点点头。

    “真做了?睡着做的?睡了很长时间?”

    韩烈点点头,他嘴唇翕动,本想对他说说,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有些愣然的看着他,而这一看,陈光宇不由得多想了起来。他和韩烈能在一起,最初就是因为韩烈失眠。而他能一直对韩烈颐指气使,其实也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而现在,韩烈不失眠了?

    不失眠是好事,但现在陈光宇却发现自己乐不起来了,陈老大现在有一种很难言喻的失落。他看着韩烈,张开嘴,但也发现自己竟不知要说什么了。

    一直关注这边的马扬走过来:“怎么了?少爷你脸色真不好,咱们去医院吧,或者叫朱医生过来?”

    韩烈没有说话,那边陈光宇却道:“他身体没事。”

    “现在是没事,但再这样下去一定有事,小陈,你也知道他失眠,你们再吵,也总不能吵出问题了是不是?我看你们现在就去睡觉……”

    他还想再调侃一句什么夫妻吵架床头吵床位和,那边陈光宇已是一笑,然后转身走了。他对马扬一直算是比较尊敬的,这样突然离开还是第一次,但刚才马扬一直留意着这边,就以为陈光宇是真生气了,因此只是一愣,转头就对韩烈道:“少爷,就算小陈做了什么,这次也已经够让步了,您大差不差就算了吧,您说你们这好日子也还没过多久,难道真想就这么散了?”

    “散了?”韩烈目光一闪。

    “难道您还真想?”马扬没好气的道,要韩烈现在说和陈光宇散了,他也不会觉得陈光宇可怜了,这孩子现在手里有大笔的钱——因为当初采取的是分期购买的方式,他们公司现在还每月往他账户里打钱呢,每月三十万,陈光宇就算跑到日本东京也足够花销了。而除了这个,他还有自己的铺子,自己的事业,离了韩烈小日子也能过的很滋润。但他们明明是散不了的嘛,就说现在还有点问题,但感情还在,就算散了,也还是会粘在一起,既然如此还闹腾什么?不是马扬看不起韩烈,而是他真的觉得,每次闹腾后,还是他家少爷吃亏!

    “您要真有这想法,现在就给小陈说去!”

    韩烈摇摇头:“我怎么可能对他说这个?”

    “是嘛,既然如此,您……”

    马扬还想说什么,那边韩烈已经转身走了,其风范,大有陈光宇刚才的架势,乔生走过来:“多管闲事了吧,人家两口子吵架,你管什么?”

    “我这不是……”

    “是,过去你也经常管,但这次人家没让你管吧。人家都没说,你凑什么热闹,怎么,还真热爱起这份工作了?若真是这样,你还是先帮我解决解决个人问题吧。”

    马扬上下看了他一眼,蓦地转身,乔生赶上去:“喂,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没什么你刚才为什么那么看我?”

    “你不会想知道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想知道?”

    马扬停下脚步:“你确定?”

    “操,耍人了是不是?”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你这形象……要找对象困难了点,就算是我出马,也不好说啊!”他说完拔腿就走,一溜烟的紧了自己的房间,乔生只来得及在他门外挥拳。

    韩大少爷当然没有想和陈光宇分开,若是在过去他可能还会有什么只有在他身边我才能睡着所以我是喜欢他,但现在不在他身边我也能睡着所以我可能不喜欢他了之类的念头。但和陈光宇在一起这么久,他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现在只是接收的信息量太大,而且,他也真的被宋正阳给吓住了。一直过了三天,韩大少爷才算是初步定了神,然后,全家人都惊愕的发现,韩大少爷,最最铁齿,最最目下无尘的韩烈开始信神了!

    不是信佛也不是信道,而是信神!

    无论是东方的西方的,也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韩大少爷统统都信了起来。就见他今天到开城最有名的当年是宋朝御用的寺庙去烧了柱高香,明天又到开城最有名的教堂去做了礼拜,后天则跑到了那在金庸武侠小说里相当牛X的一个道士住过的道院里去捐了钱,大后天甚至找到了跳大绳的,再再后天人家又找了一个据说市委书记都拜访的算命人士……真亏中国地大物博,各种神奇事物都多,韩大少爷连着闹腾了一个星期,竟然每天都不重样,就是家里的东西也多了起来。

    大厅里多了个十字架,餐厅里多了个关二爷,卧室里还多了一块红布,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的符纸,香雾缭绕,如果说这房子过去是充满了现代风格的话,那现在就是绝对的另类风格。这一天,韩大少还要来请笔仙,但没等他动手陈光宇马扬联手将他拦了下来,陈光宇道:“韩烈,我们要好好谈谈了。”

    韩烈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陈光宇又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事。”

    “没事?你今天找个和尚,明天找个道士,弄的就像鬼上身似的,你这还叫没事?”

    他本来不过是随口一说,哪知道随着他这话韩烈却是剧烈的一颤,这一颤要看在别人眼里也许还会有点莫名其妙,但陈光宇可是有过经验的,立刻的,他就联想到了烈阳,他看了一样马扬:“马哥,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马扬也猜到陈光宇可能找到原因了,虽然他不知道那原因是什么,但既然他不方便听,他也不会凑这个没趣,当下点点头就出去了。

    “现在你可以说了。”

    韩烈看着他没有出声,陈光宇皱眉看着他,在和韩烈闹别扭的这些天他其实也不好过。虽然有那种你既无情我便休的思想,但内心中也没真觉得会和韩烈散伙。他这种生意,在不去跑货的时候也很清闲,在没事的时候他自然也会去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他先闹出来的,但他为什么会闹?也还是因为韩烈说了那么一句话?他为什么会说那么一句话,而之后,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反常的表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